浅谈鸡蛋的“土”与“洋”

近期有关土蛋的报道,在业界引起了不小的波澜,也再次引发了业界关于如何界定“土鸡”、“土鸡蛋”的讨论。


     在大多数消费者看来,“土”“洋”之分,简析明了,为何还需要讨论?如此之问,只能是提醒我们,除了埋头搞好生产外,还需要学会与消费者沟通、交流,为畜禽产品正本清源,使消费者对鸡、对蛋、对肉有一个科学的、正确的认知,而不要被误导、甚至引起信任缺失!


     希望本文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,能激起更多的畜禽产品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有益的、友好的、坦诚的交流与沟通。


    “土鸡蛋”——消费者能想象的场景大概是:鸡能自由活动、自由觅食,毛色鲜亮……这是一种几千年来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所形成的生产方式,不少消费者,尤其是有农村生活经历的消费者对此有着深深的情怀。



 

 


     我国幅员辽阔,各地气候条件、人文环境、消费习俗差异巨大,经过几千年的选择与进化,老祖宗们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、极具特色的地方家禽品种。


     所谓的“土鸡”或者“土鸡蛋”就是对我国独具特色的诸多地方鸡品种及其产品的统称或者俗称,涉及范围非常宽泛,很难把它定义为一个严肃的学术性或专业性的概念。


     具有地方特色的家禽,采用散养模式的,所产的鸡蛋,称为“土鸡蛋”似乎没有争议。但这种生产模式,很难实现大量的商品化的生产,无法满足消费者日益增长的需求。集约化笼养模式,无论是生产力的提升,还是产品质量的可控性,与传统散养相比具有明显的优势,代表着更为先进的生产力。


     但这种生产模式,可能与消费者想象的“土鸡蛋”生产场景大相径庭。但这样生产的鸡蛋,可否称为“土鸡蛋”呢?


     我们的地方鸡种,大多具有适应能力强、耐粗饲、肉蛋鲜美等优点。但也存在着生长速度慢、产蛋率低、疾病净化不足等缺点。现代育种技术的运用,在保留地方鸡种原有的一些优点的同时,可显著提高其生产成绩。


     这些通过育种技术改良的地方鸡种,或多或少带有其他外来品种的基因,这些改良品种的鸡蛋,甚至很难从外观上看出与原始品种的差异。这类鸡蛋,属“洋”属“土”?


     民间似乎有一种说法:鸡蛋不是吃饲料的鸡下的,似乎就是最好的。


     首先,从广义的角度来讲,供动物食用的食物都可称为饲料。即便是玉米、稻谷、大豆等等原粮,至少属于单一饲料范畴。所以,“鸡只不吃饲料”的这种说法至少是违背事实的。


    其次,动物营养与饲料技术,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,都是一个庞大的而又规范的学科,其研究成果为人类饲养动物生产能力的提升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

    商品配合饲料,因其配方科学、营养均衡、安全有保障,除了能充分挖掘饲养动物的生产潜能外,其产品质量更加优良,食品安全更有保障。


    给地方特色蛋鸡,饲喂营养丰富而又均衡的饲料,能生产更多、更好的鸡蛋,但这些鸡蛋是不是就不能称为“土鸡蛋”呢?


     以上三个问题的答案,可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需要更多的讨论和交流。鸡蛋作为一个通过活体生物生产的产品,其形状、大小、色泽、风味等固有属性大多是由品种、遗传基因等因素来控制,很难通过工业化的手段进行人为改造。


     饲养模式的改进、现代育种手段的运用、营养与饲料技术的普及,无疑为传统“土蛋鸡”的插上了飞向具有时代气息的、规模化的、商品化生产模式的翅膀。


     消费者、媒体、业界如果仅仅还停留在老祖宗们遗留下的老生产方式、老品种中徘徊不前,甚至争论不休,似乎有因噎废食之嫌。消费者对畜禽产品“土”的情怀,是对过往生活的一种怀念,也更显露了对更高品质的畜禽产品的向往。


     改革开放四十年来,经过无数畜牧人的努力,我们成功解决了畜禽产品“够不够吃”的问题。现阶段,“食品安全”已成为党和政府监管的重点, “吃的安不安全”已是畜禽产品消费的主流诉求。


     所以,守住食品安全的底线,生产安全可靠的畜禽产品是养殖人必须有的担当。另外,我们也应当看到,一部分先知先觉的消费者,对畜禽产品的消费需求,已经上升到“好不好”的更高层面。


     动物福利、产品风味等要素成为这类消费群体的关注重点。消费者对“土”产品的关注或者呼唤,也许正代表着这一更高级别的需求趋势的到来。


     畜禽生产者,应能顺势而为,从生产模式、品种选择、风味改进等方面多下功夫,为消费者提供更安全、更好的产品。


     同时,在当今当这样一个崇尚互动交流、追求消费场景的时代,养殖人在搞好生产的同时,还要学会利用多种渠道、多种方式宣传好自己,让消费者看的明白、买的放心、吃的安心!